我的位置: 八桂史话 > 八桂今昔 > 正文
战争岁月中的儿女情长——记杜聿明将军父女情
2017-06-12 16:34:40 来源: 全州县档案局 王闫芳     作者:gxda
战争岁月中的儿女情长
——记杜聿明将军父女情

 
    提起战争,人们的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印象大多是杀戮和计谋,似乎除了痛苦,便没有其他的感情存在了。但是人性自古以来都是相同的,在残酷的战争岁月里,其实同样也有脉脉温情的存在。
   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,时任新编国民党第十一军副军长(注:后番号改为第五军,当时的军长为徐庭瑶)的杜聿明带领部队从湖南湘潭移驻广西全州(民国元年起改称全县,1959年恢复全州县沿用至今),这一驻扎,时间长达一年。当时杜聿明将军所率领的这支部队,是国民党政府在抗日战争初期成立的唯一机械化新军,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杜将军对部队训练十分重视,治军颇严,此后改名为第五军的第十一军一路披荆斩棘,浴血奋战,于一九三九年十二月取得昆仑关大捷,一战成名。
    时值抗日战争全面爆发,进入战略相持阶段,可谓是中华民族生死存亡关头。按照传统观念,如杜聿明将军这样身兼要职的军事将领,若是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家庭,是可以被世人理解并赞美的。君不见大禹治水七过家门而不入,至今被奉为是千古流传的佳话。事实不然,杜聿明将军在公事之余,对儿女教育颇为上心,据史料记载,杜聿明与妻子曹秀清共有三儿三女,长女杜致礼在当时不过十一岁少女,依附父母迁居全州。这一停留,便是数年时光,正值年少求知的时候,她的读书便成了杜聿明的一件心事。
    抗战期间,桂林聚集了不少文化名流,如陈此生、夏征农等人,但大多活跃在广西师专(即如今的广西师范大学)一带。杜致礼当时不过十一二岁年纪,又在离桂林市区百余公里之遥的全州县城,即使以杜聿明之能,也不可能让爱女跟随这些名流潜心向学,只得另做他想。全州虽为军事要塞,教育水平却不能和其在军事上的地位相提并论。且不论全州县城内公立初中的教学质量,其时全州境内通行的“官话”,乃是湘方言系统中老湘语一类,颇有些晦涩难懂;又零散分布各乡镇四五种内部土语以及瑶民瑶语,部队行军、作战、了解情况,尚在语言沟通上存在困难,更何况接受教育的学生? 而当时全州的教育情况,又是如何呢?
    据民国年间的《全州志》记载,全州清朝光绪三十二年废除科举制后,设学务工所,光绪三十三年改为劝学所,民国期间劝学所几次撤立,至民国十年,劝学所改为教育局,此后到了民国二十二年(1933年),教育局归并县政府第三科,教育行政统归县政府,唐介眉任局长。唐介眉上任第二年,全州才实行国民基础教育,改学堂为学校。在县政府的支持之下,学校慢慢开始增多,可见当时的教育情况还是相对落后的。杜聿明抵达全州时,不过是当地教育改革的第五年,又处于战争年代,全州历来为军事要塞,所谓兵家必争之地,重视的是军事,其教育设施可想而知。又据《全州县军事志》记载:到了民国三十三年(1944年),日军侵占县境,学校遭到了很大的破坏,教育事业凋敝不堪。至民国三十八年,据资料统计,县内犹存初中两所。笔者翻阅县志,一所应该是清湘镇中心学校,另外一所未记录名称地址,也有可能便是杜致礼当时就读的“全县私立中正中学”,惜无资料可考。(注:本段资料来源:《全州志》——民国第三编 教育行政篇;《全州县军事志》第一篇第三章第三节。)杜致礼在全州读书的时间,截止为民国三十三年(1944年)七月,是初中部的第三届毕业生。在此可以大胆推测,杜致礼当时就读的初中,至少成立于民国三十年(1941年),极大可能在日军入侵的时候在战火中被毁坏,因此不曾留存遗址。而就读私立初中,也很符合杜致礼的身份以及父母的期望。
    1944年7月1日,杜致礼在全县私立中正中学顺利完成了她的初中学业。杜聿明当时的身份是第五集团军总司令兼昆明防守总司令,但是一年前远征军的失败、爱将戴安澜将军的去世,都给杜聿明的心情蒙上了一层严重的阴影,可谓处于人生低潮之中。而父女之情,出乎天性,且杜致礼情感温柔纤细,大有乃母曹秀清贤淑达理之风。家中长女初长成,杜聿明将军想必胸怀甚慰,遂于杜致礼毕业之际,亲自题写同学录,赠言“共励前程”。惜纪念册已残缺,如今看到的正文只是极小一部分,内附同学名单并籍贯,可见有江西、安徽、湖南等各处人士,亦有少量全州本地子女,都不过十五六岁年纪。掐指算来,如今这些同学若是尚在人间,也已经到了耄耋之年。不知还能追忆往日年少时光否?
    1944年秋,杜致礼就读于国立西南联合大学附属中学,在这所高中,杜致礼认识了她的数学老师杨振宁,此后兜兜转转,直到去了美国再度重逢,终成世人皆知的一段姻缘佳话。
    社会在发展,时光在飞逝,很多刻骨铭心的宝贵记忆,随着亲历者的衰老死亡,逐渐湮灭,或者只留存在一份份的档案文书里。如今提起“战争”,似乎已经成了电视电影里的情节,和平年代的人们物质生活得到了极大的丰富,但是在情感上,却开始出现倒退。多少家庭有着充裕的金钱物质,却不懂得如何经营婚姻家庭善待子女;多少父亲借工作繁忙之名,缺席儿女的每一个重要成长时刻,却以优秀的父亲自诩!曾经听过一个官员的笑话,某局长的妻子让丈夫去参加女儿的家长会,局长怒答:我堂堂局长,岂能自降身份参加此类低规格会议?其妻为之气结。而杜聿明身为人父,不管是身居高位,还是在事业低潮期,工作之余,犹念念不忘子女学业前程,欣喜于女儿的每一点进步,为女儿一本小小的初中同学录挥毫写下祝福。那些以工作繁忙为借口的父亲,如何不该自惭形秽?一位身经百战,看惯生死的铁血军人,即使在那样颠沛流离的岁月里,留给儿女的仍是一抹慈父的温柔。也许,这就是人类生生不息、得以繁衍的最重要的感情之一吧?
    不管在什么样艰难的岁月里,爱,终究是最重要的。
 
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莫敌,一个有勇有谋的抗日将领
下一篇:鲜为人知的省立柳州外科医院

分享到: 收藏